凯恩斯理论_凯恩斯理论产生的背景

论凯恩斯经济学的本质。

《凯恩斯、布卢姆斯伯里与〈通论〉》

凯恩斯、布卢姆斯伯里与 《通论》

(经济学经典翻译)

皮耶罗诉迷你案。

这本书不是凯恩斯的传记:它没有提供关于他生活的新事实。虽然他对自己的人生做了进步的解读,但他的核心仍然是将《通论》视为凯恩斯整个性格的一部分。这本书试图弥合被认为是分离的两个领域之间的鸿沟。笔者以《通论》为“相关变量”,以次要工作为“自变量”,以生活为“数据”。后者提供了一个视野,在二次作品中相当清晰,在《通论》中隐约可见。

皮耶罗诉明尼,

凯恩斯(摄于1933年)

如果经济学不是自然科学,那它是什么?用现代的理解,凯恩斯主张经济学是一门“道德学科”,这是亚当斯密的观点!经济学需要解决的是“复杂的动机、期望和心理不确定性”,——所有的因素都不能用科学的手段和边沁的伪科学方法来处理。他进一步强调,经济学不能逃避“价值判断”。他发现“高管薪酬之所以是高管薪酬,是因为他们的边际产品价值高”被视为与引力原理同等地位的科学判断,简直荒谬!经济学没有简单单一的解释、系统化和计算,因为经济学与社会现实相关,涵盖社会哲学和社会隐喻。

因此,凯恩斯关于计量经济学的观点具有政治维度,不仅因为计量经济学导致经济学家忽视现实世界的变化,还因为它在“专家”和社会智能之间设置了障碍,还因为它剥夺了经济学家作为社会价值的改革者和塑造者的角色。计量经济学关注的是“机械化的东西”,——技能,而不是价值观,但一旦发生这种情况,就没有“可能性”,而盲目的“动机”而不是思想会占据主导地位,灾难就会开始。

凯恩斯对边沁和激进主义的强烈感受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偶然,而是其思想和理论体系的本质。1937年4月,他在《民族改良社会》的演讲中提到了这些话题,并阐述了人口下降的经济效应。他提醒人们“未来不会复制过去”,但我们是“被迫行动的,而思维的平静和安逸使我们避免了自己的无能去预测”,所以我们已经取代了真正的知识,即“不可用”和具体的“传统”,其核心是假设——与所有假设相反,——“未来将是过去的延续”,而这个令人愉快的假设是(如下)。

边沁学派是一个不寻常的东西,它列出了替代行动过程的所有可能结果。首先,它是关于其比较优势的各种表达,其次,它是所讨论的行动过程的各种可能结果。这样,特定动作的所有可能结果被组合并给出,然后将结果相加,我们就知道该做什么了。

这种技术产生了“一个神奇的可能知识系统”,结果是“未来的计算会比现在少”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对文章《通论》和《经济学季刊》 (1937)的呼应,包括发现“从来没有人按照这个理论行事”。

为此,在20世纪30年代末,凯恩斯仍然对他早期的研究课题感兴趣:关于知识的问题,但方法上有什么不同?《概率论》年,凯恩斯的思维依然“迂腐”,是休谟等学者的学术化、冷漠化的反思,试图超越与罗素、怀特海等数学的结合。然而,我们可以看到,他对1936-1937年的看法是原始的。

三十年前(他说),我习惯于用简单回归的方法把问题从统计描述转化为普遍归纳,而现在,在复合相关的时代,我在这个实践中并没有发现太多的改进……值得指出的是,丁伯根教授对归纳转化做的准备最少。

[节选自《凯恩斯、布卢姆斯伯里与〈通论〉》]

商务印书馆学术中心由哲学与社会、文史、政法、经济管理四个编辑部,以及主要出版文史、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学术著作的维克项目组组成。出版物包括以《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》 《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》 《中华当代学术辑要》《名家作品集》等为代表的多种学术译著和原创作品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